环烺

【周叶】桃夭

*occ预警
*文笔小白,故事傻屌,慎入预警



天界 衡元殿
一向安静的神殿里却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响声,现任天帝冯宪君捂着心口,面色不虞的指着面前的白衣男子,桌案旁是一地被扫落的奏章。
“哎,老冯,消消气嘛,老是生气对你的心脏不好”那个男子懒懒散散地坐在椅子上,一身描金边的白袍也让他穿得没个正形,他用烟斗挑起了一篇奏章,随意地扫了两眼,道“鬼族又叛变了啊,呦吼领导还是刘皓,他挺能耐的嘛。”
“所以说你准备怎么负责,叶修,这刘皓可是你以前的属下啊。”
冯宪君现在已经平静下来,坐在那里施施然的看着对方,叶修叹了一口气,这刘皓以前确实是跟过他,当时看他时运不济却不甘沉沦,便出手拉了他一把,后因理念不和而断绝来往,却不曾想成了他现在的狼子野心。
“行了老冯,我现在就去把那兔崽子抓回来给你煲汤”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,继续用那副懒散的声音抱怨道“可怜我一个月老还要整天打打杀杀,天界无人啊”
“不过我这次还给你找了个帮手。”冯宪君可疑地停顿了一下,继续道“魔尊主动申请要平定叛乱,回去你带着天兵到魔界和他一起去吧”
“啥?”叶修听到这个消息后动作一顿,差点没闪到了腰“不是啊老冯,仙魔不两立,你这是把我往狼窝里推啊。”
冯天帝却是抛弃了己方的叶修,对现任魔尊表示了充分的欣赏之情,并不由分说的把他推到了门外“人小周可是个乖巧孩子,比你可靠多了,好好相处吧。”
不是啊,叶修有些无奈地揉了揉眉心,现在他并不是很能面对他,毕竟那位可是一见面就要求他一起结姻缘的人啊。
那时许久之前的事,那时的魔尊还稍显稚嫩,看起来格外鲜嫩可口,叶修不知对方的身份,看到这样漂亮的孩子自然起了逗弄的心思,他把爪子伸到对方头上,满意地摸了两把,道
“你可有爱慕之人,我能为你们赐下姻缘”
对方没有回答,却低下头将红线绕到两人的小指上,然后抬起头眼神亮晶晶地看他。
“求月老赐姻缘。”
叶修当时只是稍稍惊讶了一下,便打着马虎眼糊弄过去了,自然错过了那人眼里希冀的光。
不过那时已经行动力非凡的魔尊自然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弃,他总是在合适的地方刷着存在感,并把握着一个不令人讨厌的度,叶修不得不承认青年笑起来是极好看的,便是满院的桃花盛开都不及他。
“周泽楷……”叶修轻轻地唤着那人的名字,随后便无所谓的摇了摇头,换上了惯常的懒散笑容“哥管他呢,到时候再说吧”
等到出发的那天,叶修站在云上,身后跟着一帮子天兵天将,顿生一种易水潇潇的凄凉感,还没等他感慨完,一根青木杖便捅向了他的腰间,叶修嗷的一声跳了起来,指着来人的大小眼道
“王杰希你搞谋杀啊,信不信我把你和喻文州牵上线啊。”
王大仙依旧八风不动,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,道: “随你,不过你先解决好自己的事情再说。”
叶修顿时卡了壳,他望向前方,一身绀青色长衣的青年正看着他,脸上还带着羞涩的笑。
“好久不见了,叶修。”
“这种事就不用麻烦你亲自来了吧,小周。”叶修有些无奈。
“因为,是叶修,不麻烦。”青年依旧笑着看他,眼里满是期待的光,叶修叹了口气,认命地拉住周泽楷的手往外走。这场景看得王杰希眉头一跳,忽然有一种送嫁的诡异感,而那个罪魁祸首还不忘向他招手,脸上的笑容依旧很是欠扁。
“我走了,王大眼,一定要等我回来啊。”
你还是留在魔界比较好,最好永远别出来,王杰希恶毒地想,回头却发现俩人的身影已消失在云端,像是从来没有来过一样。
等到了魔界,叶修才发现这里和自己想象的有很大的不同,尤其是周泽楷居住的地方,遍种着几人高的桃花,虽然现在只有零星的花苞,但也想象的到以后繁盛艳丽的景象。
“喜欢桃花啊?小周。”叶修笑着问道。
“嗯。”青年的脸微不可见地红了一下“很好看,像你。”
从未想过自己与花有什么联系的直男叶修顿时有点懵,他折下一根桃枝,用神力催开了它,并插在青年的头发里,促狭地笑着说:“小周和这花才更配呢。”
青年的脸顿时更红了,他呆呆地看着叶修大笑着离开,过了好一会儿后,才将花枝抽出来,放在怀里,也很快走开了。
叶修等一行人被魔尊下令好吃好喝的伺候着,消极怠工了好几天后,他才想起来正事,踱着步慢悠悠地去找魔尊大人商谈有关平乱的事了。
他进来的时候,魔界众人正在商讨有关平叛的事情,叶修反正是完全没把自己当做外人,拉了一张椅子放在了魔尊旁边,在魔界众惊恐的目光中施施然坐了下来。
“怎么样了小周,刘皓可还好对付?”
“开始是很顺利的,那群乌合之众根本不足为惧,一打就散。”这次回答的却是江波涛“但是我们发现那些鬼兵根本就打不完,对所有人,无论是魔族还是人族都是无差别攻击,还会将那些死去的人转化,这可是有点棘手啊。”
叶修的神色看起来也有点凝重,他沉思了一会儿,便说出一个词:“复生之术。”
“看来要向喻文州借点阴兵了啊。”
“没问题吗?”周泽楷拉住了他的袖子,担忧地问。
“没事。”叶修安抚了一下青年“我们可以分成两路,一路用来诱敌,将他们引入一个无人的山谷里,然后你们负责剿灭,务必不能留下一只鬼。”
“当然这诱敌的光荣任务就由哥来担任了。”
“不行!”青年几乎是立刻开口阻止道。
“这太危险了,而且那刘皓跟叶神你有旧怨,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呢。”江波涛也是不赞同。
“那也没办法,谁叫对刘皓来说我的吸引力比较大呢。”叶修的声音依旧懒散,却有着一种让人不容置疑的力量“况且那刘皓是我教出来的,他还没那个能耐伤到我”
周泽楷最终还是沉默着同意了,脸色却是显而易见的沉了下去。
在备战的那几天里,叶修依旧该吃吃,该睡睡,丝毫没有受到影响。出人意料的是,他没有等到腼腆的青年,却迎来了满脸笑容的魔界右护法,此时那江波涛正坐在他对面,脸上的笑怎么看怎么奸诈。
“叶神,你该知道尊上是为什么跟天庭合作的吧,毕竟鬼族虽然对魔界有威胁,但是这也不是无法对付的。”
“大概,应该是清楚的吧。”叶修挠了挠头“不过现在老冯可是喜欢他喜欢的紧,连我都得靠边站。”
“那叶神你也喜欢吗?”
“我不清楚,不过我都跑到这里来了,应该是有点喜欢的吧。”叶修垂下眼,手托着下巴搁在桌子上,表情看起来很是纯良。
江波涛却是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,他知道自家尊上的性格很是执拗,看上了就绝对不会轻易放弃,幸亏不只是襄王有意,他看向叶修,行了一个礼后就离开了,留下叶修一个人在那里思索。
此时正是夜晚,月光透过窗户照在了他的手上,更显得手指洁白如玉一般。叶修轻点着桌面,许久后,才近乎无奈地叹息一声
“喜欢什么的,还真是麻烦啊。”
等到出发的那天,叶修特意去找了周泽楷,青年依旧沉默的厉害,两人相对无言,叶修一向的伶牙俐齿也卡了壳,正当他准备离开时,青年却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,并不由分说的将他压进自己的怀里,叶修想转头安慰他,却被禁锢得不能动弹。
“回来,答应我一件事,好不好。”
叶修却分明从中听出一丝委屈,他被身形高大的青年紧紧拥抱着,耳畔是他灼热的呼吸,仿佛全身心被他占有一般,这种感觉让他感到格外怪异。正当周泽楷以为他不会回答时,一道声音却轻轻巧巧地落在他的耳边,宛如天籁一般。
“好。”
到了战场,叶修才算是痛快一点,他扛着千机伞,在一堆骷髅里风骚走位,引得一片人仰马翻,骨头乱飞,着实是拉足了仇恨。
“那个叫刘皓的,你再不出来腿骨给你扔了啊。”叶修单手将千机伞插在地上,拎着一根骨头笑的很是招摇。
“叶修,你知道我是不想和你对立的。”刘皓的身影终于显现出来,兜帽将他裹得严严实实,浑身都缭绕着不祥的死气。
“我可不认为你有什么感恩之心。”叶修见正主出来了,也不在恋战,开始不着痕迹的往约定的地方引。
“你甘心吗,叶修,以你之能明明能担任更大的职务,却只能在月老这个位子上蹉跎。” 刘皓说到,手上的动作却越发狂暴起来,那把骨剑就直直砍向了叶修“可是我不甘心啊,我既然能站在这里,就证明你们之前都是错的。”
叶修往后退了一步,转身打开伞挡住了那一剑,那依旧显得嘲讽的声音从伞后传来:“天庭编制那么紧,能给你一个位置就不错了,你还挑,人要学会知足啊。”
“不过你现在还是乖乖投降比较好。”叶修说道,那埋伏已久的人绕到了鬼兵的后面,来了个包抄,刘皓也发现了这一点,他指挥着骷髅使劲往叶修的方向突破,动作也越发癫狂起来。
“你以为你赢了吗,叶修。”刘皓整个人已经全部骨化,一开一合的颌骨仿佛是在笑“不,因为我的目标就是你啊。”
“我想让你死!”
一只骨矛突然向叶修飞来,他躲闪不及,将要被刺中之时,青年却一把抓住了它,手中的血滴滴答答落在叶修的面前。
“不会让你受伤的。”青年依旧笑着说,眸中蕴满了流动的星辰,却还是支撑不住倒了下去。
叶修立刻抱住了他,江波涛也赶了过来,对着那只骨矛细细端详了一会,才道:“是变异的尸毒。”
“能救吗?”叶修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了。
“能,只不过确实比较困难,不过我相信尊上能挺过去的。”江波涛的面色也很沉重。
“那就好。”叶修不再多说,他突然感到很疲倦,于是便将战场丢给别人收拾,自己抱着青年便离开了。
怀中的青年依旧不安分,他紧紧抓住叶修的袖子,丝毫不愿意松开,叶修放任了他这种行为,用一种他自己都没有想过的,极其温柔的语气说道:“你可要快点好起来啊,我就只等你这一段时间。”
等周泽楷醒过来时,已经过了好几天,他扶着额头走出殿门,脑袋仍是迷迷糊糊的,好一会才缓过神来。
此时并不是花期,殿外的桃花却已经全数盛开了,一片深深浅浅的绯色,极盛极艳。周泽楷很快便想到了这是谁的手笔,他朝着那棵最大的桃树走去,那密密麻麻的粉色花朵简直能迷了人眼,青年却从中寻到了那抹白色的影子,那人横卧在一根分枝上,手中把玩着一枝桃花,脸上是惯常的懒散笑容。
“叶修。”青年轻轻唤道,那个人没有回答,却自顾自的说起了另外一件事“我记得我有次下凡历练时救了一个掉下树的小孩,应该就是你吧。”
“嗯。”周泽楷没有否认“从那时就开始了,喜欢你。”
那时的场景太过美好,迷了少年人的眼,他欺骗自己是那日的桃花开得太盛,却不可遏制的回想起那个白色的身影,这种感情在天庭里见到叶修的那一刻演变成极致的喜欢,从此便落入一种求不得的魔障中。
我是那么喜欢你啊,你就不能,不能稍微回应我一点吗?周泽楷的表情分明是委屈的。
叶修看到他这幅样子后顿时乐了起来,他认真笑的时候很好看,黑眸一片湿润,像极了某些可爱的小动物。不等周泽楷反应过来,他便从树上跳了下来,不出意外的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。
“你不是要回答的吗,那我就告诉你,我也喜欢你,从很久之前开始。”
桃花簌簌而落,像是下了一场雨一般,又像是为了谁而准备的盛典。
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
以我之华,予你之嫁。


*感觉刘白告真是好用,哪里需要反派往哪里搬2333

傲慢
-那种跪下来祈求宽恕的招数已经没用了
今天你打算以什么样的姿态来取悦我呢
非常期待

暴食
-我不喜欢白松露和鱼子酱的味道
所以下次我会用松软的奶油来涂满你
准备好款待我了吗?我的甜心

嫉妒
-我嫉妒那只碰触过你的手臂
所以我将它砍下来吞了下去
我害怕它会再看到你

贪婪
-你所有的一切都将归属于我
连你沁出的眼泪都不是你的
可我为什么还是感到不满足呢

愤怒
-我否认了撕碎了你的事实
小心翼翼地将你拼起来
地上的血迹昭示着我的原罪

懒惰
-我恼怒于你打扰我的长眠
却又不能忍受你瑟瑟发抖在原地
以父之名,我恕你无罪

阴转晴
我急切地呼唤着
世界由此不再缄默
它撕开了一道口子
朝我留出几点湛蓝的微笑


晴转阴
你觉得困倦了
于是便扯了几朵云盖在身上
遮住了一直聒噪不已的太阳

你曾见证过一朵花的开放吗
你能想象到它攀缘进你的身体里
那纤细的花朵便忽得从你身上绽放开来
世界是一种斑斓的彩虹色

于是我便永居在了黎明
看着太阳永远定格在初升的背景
那微黯的光芒便足以照亮这领域内的一切
花,花的骨头,花的诗

无意义幻想

我被猫轻轻抓了一下
我伸出手,它却一下子跑掉了,坐在离我不远的前方
那浅浅的一道伤口却流出粉色的血液来,是一种甘美到极致的味道
我被那种香气所诱惑,着迷般的舔舐着
那只猫终于来到了我的面前,眼睛是血液一样的粉红色,仿佛被香氛浸染
而带着香气的血液却是我神情恍惚,如同中毒一般
眼前是童话般纯净的梦
我放弃思考,最终落入这虚幻的世界中